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心插柳

插柳本无心,柳袂已成荫。爱心洒天下,处处有知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阿含经〉摘编--关于佛陀的故事 021(意业为最重)  

2009-07-08 03:01:08|  分类: 闻思修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《阿含经〉摘编--关于佛陀的故事 021

意业为最重

    ──优婆离外道居士的皈依

     有一次,佛陀遊化到摩揭陀国的那烂陀城,住在波婆离地方的芒果园內。
  那時,耆那派的尼揵子,正好也率領他的门徒们住在那烂陀城。
  尼揵子的大弟子中,有一位長人,因为長得很高,大家都叫他「長苦行」。
  一天,這位長苦行外道,在那烂陀城乞食完畢后,转來拜訪佛陀。佛陀问起他有关尼揵子对业的分类,長苦行外道回答說:
  
「瞿曇!我的尊師尼揵子不讲业,而是以身罰、口罰、意罰等三种分类來教我们的。這三种罰各不相同,其中以身罰为最重,意罰最轻。」
  佛陀再三詢问,長苦行外道都一再回答身罰最重,於是,佛陀就沉默不再回应了。
  由於佛陀的沉默,長苦行外道也就相同的问題反问佛陀。
  佛陀回答說:
「苦行!我不讲罰,我以不做身恶业、口恶业、意恶业的三恶业,來教导大家,三种业各不相同,而以意业为最重。」
  這時,換成長苦行外道再三詢问,佛陀則再三確认意业为最重。
  由於話不投机,長苦行外道就告辞了。
  長苦行回去后,尼揵子知道他在佛陀面前,毫不退縮地主張自家的思想,自然是給了他一番肯定。正當尼揵子肯定長苦行時,在座还有尼揵子的一大群在家信众,他们之中的領袖人物优婆离,起來誇口說他可以轻易地论破佛陀的观点,要求尼揵子让他前往论战佛陀。但是,長苦行对论战一事,再三向尼揵子表示反對,他說:「尊師!我不喜欢让优婆离居士到沙门瞿曇那兒,因为沙门瞿曇会幻术咒語,能咒化別人成为他的弟子,优婆离居士到那兒,恐怕會被沙門瞿曇誘化,成為他的弟子。」 

       然而,尼揵子卻再三自信滿滿地說:「那是不可能的,長苦行!只有优婆离居士会收沙门瞿曇为弟子,哪有优婆离居士被誘化的道理!赶快去吧,优婆离居士!去降服沙门瞿曇,我可以降服他,你也可以!」
  於是,优婆离居士就去找佛陀论辩了。
  首先,优婆离居士確认了佛陀与長苦行的談話,接著,就对長苦行的论点大加赞叹。
  
佛陀听完后,对优婆离居士說:「居士!如果你願意站在追求真理的基础上,那么,我们倒可以就此点作深入的探討。」
  优婆离居士同意了。
  
佛陀开始问:「居士!如果有位耆那派门徒,发願持戒:此生只喝热水,不喝冷水,以免杀害了水中看不見的众生。但后來他得了重病,需要喝冷水來医治。虽然他想喝冷水,但却自我克制,沒去喝而病死了,这样,耆那派的尼揵子說他会往生何处?」
  
「瞿曇!他会往生到一个叫『意著天』的天界去,因为他死時,心中还有想要喝冷水的不清淨執著。」
  
「居士!居士!請注意你的回答,你前后所說的不一致!居士!你曾答应要在追求真理的基础上,來探討此事的。」
  
「瞿曇!虽說如此,但我还是认为身罰最重,意罰最轻。」
  
「好,居士!让我再问你:如果有一位耆那派门徒,为了避免杀生而严守一些禁戒,結果,在为了守這些禁戒而來回绕路中,却早已踩死了許多微小众生,这样的結果,耆那派的尼揵子說他会得到怎樣的报应呢?」
  
「瞿曇!如果不是故意的,則尼揵子不說犯了重罪。」
  
「居士!你說的『故意』,是尼揵子所說的什么罰呢?」
  
「瞿曇!是意罰。」
  
「居士!居士!請注意你的回答,你前後所說的不一致!居士!你曾答应要在追求真理的基础上,來探討此事的。」
  
「瞿曇!虽說如此,但我还是认为身罰最重,意罰最轻。」
  
「好,居士!让我再问你:如果有人想要拿刀子,將此城中的所有人在一天之中全数杀光,有可能吗?」
  
「不可能!因为這那烂陀城十分富饶,人口太多了,沒有人能在一天之中以刀子杀光所有的人。」
  「居
士!如果是有大神通力的沙门或婆罗门,能以他意念所成的大神通力,在一怒之间毀掉整个那烂陀城,你认为有可能吗?」
  
「瞿曇!這有可能,不要說一个那烂陀城,即使毀掉十个、三十个、五十个那烂陀城,都有可能。」
  
「居士!居士!請注意你的回答,你前後所說的不一致!居士!你曾答应要在追求真理的基础上,來探討此事的。」
  
「瞿曇!虽說如此,但我还是认为身罰最重,意罰最轻。」
  
「好,居士!你听說过檀特山、迦陵伽、迷奢、摩登伽,是怎样变成毫无人跡之森林的吗?」
  
「瞿曇!我曾经听说过,那是一些先知们心中的瞋意所造成的。」
  
「居士!居士!請注意你的回答,你前后所說的不一致!居士!你曾答应要在追求真理的基础上,來探討此事的。」
  优婆离居士默默地想了一下子,回答佛陀說:
 
 「瞿曇!長久以來,我实在是被那愚痴无知的尼揵子所欺骗与误导,才会对您說身罰是最重的。世尊!現在我已经明白了,我已经了解了,从現在起,我皈依佛、法、僧伽,願世尊接受我为在家弟子,从今天开始,終身皈依,直到命終,为在家弟子。」
  
「居士!請你默默地皈依就好,不要張揚。」
  
「世尊!您这样說,就让我更加欽佩与欢喜了。世尊!以前我成为尼揵子弟子时,他们在那烂陀城內到处宣传,与世尊的作法,大不相同。
  世尊!从今天起,我不再让尼揵子和耆那派的徒众们來我家,只让世尊与世尊的四众弟子──比丘、比丘尼、优婆塞、优婆夷进我家门。」
  
「居士!你家長久以來一直尊敬、供养著尼揵子与耆那派门徒,可以說是他们食物供养的主要來源,日后,如果他们來你家,你应当继续布施他们食物才好。」
  
「世尊!您这样说,就让我更加欽佩与欢喜了。世尊!过去,我听人說,世尊要求人家只布施你自己和你的门徒,不要布施別人,布施你自己与你的弟子有大福报,布施別人不得福报。然而,現在世尊卻劝我继续布施耆那派徒众,世尊!关于此事,我自有分寸。世尊!让我再度皈依佛、法、僧伽,从今以后,終身皈依,为在家弟子。」
  於是,佛陀为优婆离居士作有系統地次第說法教导:先以許多技巧,引发他欢喜学习的兴趣与意願,然后再教导他有关布施、持戒、生天之法,並說明五欲的危險与墮落,生死的污秽,离欲的功德,以及佛法修道法门的清淨這一类之「端正法」,使优婆离具备接受佛法核心法义的欢喜、柔順、耐性、向上、专注、无疑、明淨心境,就像一块容易被染色的白布一样,最后,才教导他苦、集、灭、道等四聖諦的「正法要」。
  到此,优婆离居士当下远尘离垢,得法眼清淨而证入初果,見法、得法;知法、入法,不再疑惑,不再畏懼,合掌对佛陀說:
  
「世尊!現在,我已经了解了。让我三度皈依佛、法、僧伽,从今以后,終身皈依,为在家弟子。」
  优婆离居士回家后,即告訴他家的守门人,以后只让佛陀及其四众弟子进门,不再让尼揵子及其门徒进家门來。
  長苦行外道听說了這个消息,回去向尼揵子抱怨为何当初不接納他的意見,而让优婆离居士去找佛陀论辩。尼揵子不相信長苦行所說,就要長苦行直接到优婆离家去查个清楚。結果,优婆离家的守门人,只願意布施食物給他,果真不让他进门。長苦行回去自不免又一番抱怨,但是尼揵子还是不相信,竟亲自帶領著他的徒众,前往优婆离居士家一探究竟。
  守门人还是告訴尼揵子,优婆离居士已经成为佛陀的弟子了,若是需要食物供养,請在门口等候,但不准进门。尼揵子表明他们不需要食物,坚持只要見优婆离居士一面,向他当面问个清楚。
  于是,优婆离居士在中门的小屋中設座接待他们,但自己卻自顾自地先坐到尊貴的上座位置。
  尼揵子看了,很不滿意,质问道:
  「居士!你自己坐在上位,如同出家修道人一样,这样应该吗?」
  
「尊人!这里还有許多位子,如果你願意,就自己找个位置坐吧!」
  
「居士!你這个狂妄、愚痴之人,胆敢自己請命要去论敗沙门瞿曇,結果却被沙门瞿曇的幻術所誘,反而被人家降服了,怎么会这样呢?」
  
「尊人,沙门瞿曇的幻術是吉祥、美好的。如果我的亲朋好友,能夠接受到这种幻术转化,那一定能將他们导向获益与幸福;如果全王族、婆罗门族、吠舍族、首陀罗族,乃至天、魔、梵等一切众生,都能接受到这种幻术转化,那一定能將他们导向获益与幸福。
  就让我來打个比喻好了:有個宠爱年轻妻子的婆罗门丈夫,听从妻子的要求,从市集買回來一隻弥猴。妻子嫌猴子的顏色不好看,要將牠染成金黃色。但染坊里的工匠却說,猴毛的顏色太深了,染不成金黃色。尊人!你所說的法也像这样,既挡不住別人的質问,也不能从思惟观察的修行中得到印证,只能染一些愚痴的人,不能染有智慧的人。
  
又如有一位婆罗门,要將一套新的白色衣服染成金黃色,染坊里的工匠会說,這套新的白色衣服,能染出很漂亮、有光泽的金黃色。尊人!那位世尊、等正觉者所說的法就像这样,禁得起別人的質问,也可以从思惟观察的修行中得到印证,但只有具备智慧的人能被染,愚痴的人不行。」
  
「居士!包括国王在內的大众,都知道你是我的弟子,居士!你自认为自己是谁的弟子呢?」尼揵子再问。
  这时,优波离居士起身,转身朝佛陀的方向,合掌、跪右膝,長長地赞叹了佛陀一番,並且明確地說自己是佛陀的弟子。 尼揵子听了,当场吐血。由于这样的打击,他在转往波波城后不久,就病逝了。

按語:
  一、本則故事取材自《中阿含第一三三优婆离经》、《中部第五六优婆离经》。
  二、想喝水但沒去喝,這是意业已成但身業未成。非故意踩死微小众生,這是有身业而无意业。神通与意念有关,拿刀杀是行动的身业,优婆离的回答都与他自己「身业最重」的主張相违背,佛陀設計的问題,可說是命中要害,善巧而犀利,成功地激发了优婆离居士孰正孰邪的思辨与抉择。
  三、「意业最为重」,就是說在肢体、言語、意念三种行为中,以意念的影响力最大,而不是肢体行为。除了這个重点外,我们再次看到佛陀「先說『端正法』,再說『正法要』」這种有系統、有次第的善巧教化。
  四、尼揵子確定优婆离居士成为佛弟子后,当场吐血一事,《中阿含第一三三优婆离经》与《中部第五六优婆离经》均有,但說因此而病逝,則仅《中阿含第一三三优婆离经》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